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月刊 > 现代诗歌 > 正文

仙界赢家第2865章 不够还有

发表于:2019-07-08 09:53 来源:本站原创

仙界赢家第2865章 不够还有

  绚烂只在一瞬间。   周舒的念头还没消除,那剑意就不见了。

  剑意连带着盖羽白,全都从通道中消失了,周舒来不及多想,立刻开始平复快要失控了的轮回之域,还好,没出什么问题。

  盖羽白全力的爆发,让周舒心有余悸。   剑修的爆发力,真的太强了。   可能连同阶的混元金仙都能被一剑杀死。

  典度云同样也看到了轮回池的变化,而在那接近爆发的一瞬,他更感觉到难以想象的危险,心神一紧,急急的退开了很远。   眼见着轮回池恢复如初,他才缓缓回来。   危险没有了,但心仍然提着,或者说是更脆弱了,有种很容易就会被别人击倒的感觉。   因他感知得到,现在再也找不到盖羽白的一丝气息了,之前在轮回池的时候,他还能察觉到一些生机和气息,虽然看不到人,但知道盖羽白还好好的活着,现在呢,什么都没有了。   难道说,盖羽白已经陨落了?那爆发的剑意是临死前的挣扎?  彻彻底底的陨落,神魂都没有留下一点,这处轮回池,真的有这么恐怖吗?  那可是天极榜上的人,就这样死了……  再看这轮回池,怎能不心惊肉跳,就算混元金仙也难免变得脆弱起来。

  花了好一会平复心情,他故作平静的道,“盖羽白,他人呢?”  周舒不答,只笑着,还是那种阴邪的笑容,看得典度云的头皮有些发麻。

  他挪开了目光,陷入沉思。   暗生退意。

  盖羽白竟然没了,多半是死了,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。   接连不断出现的魔兵幻像,轮回之域,神秘的轮回池,还有更加神秘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……  对手和开始没什么改变,还越来越强了。

  而自己这边,维持诸力归元已经消耗了很多,还失去了两枚金砖,最好用的仙器没了,而且之前那全力一都被周舒看似很轻松的接住了,连地魔兵都只是凹下去一些,没有大的损伤,接下来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去对付周舒,更何况他现在根本不敢再下去了。   经过四五天的战斗,差距好像越来越大了。   难以想象,这可是两位混元金仙啊,但结果确实如此……  除了这些,他还有一个顾忌。   之前用金砖的时候,金砖上的力量法则比较深入的探测了一下周舒。   力量法则很擅长分析对手的力量来源,在那么近的距离,周舒很难逃脱,虽然有轮回之力的干扰,但典度云还是得到了一些信息,那就是周舒身上,好像真的没有一点仙力存在。

  这个家伙,到底是什么存在,难道不是修行者,而是祝融那边的巫族?  如果周舒是修行者,他可以抹去周舒的痕迹,祝融印记也不会察觉到是谁动了手,但如果是祝融那边的巫族,祝融之力是深刻烙印在巫族体内的,杀了他,祝融一定会察觉到,也一定会报复。   是该走了。

  下次再来,应该还能找得到地方,只是该不该把这件事告诉门中的其他长老呢。

  “前辈是悬铃宗的长老吧?”  正凝思间,却听到了言语传来,低头看去,周舒还在笑,看起来非常谦和。   如果不是之前看到那样阴邪的笑,还有那些匪夷所思的作为,他可能会觉得周舒是一个很懂礼貌的后辈。

  “我是悬铃宗典度云,你又是什么人?”  典度云滞了下,本打算置之不理,想了想还是开口了。

  周舒有点讶异,“前辈一心想取我性命,追杀数月,却不知道我是谁?”  典度云和颜道,“你错了,老夫从来没有杀你的想法,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,毕竟我们跟踪祝融战车那么久,总要有个交代,那个盖羽白就不一样了,他是真的想杀你。 ”  周舒顿了一会,像是听进去了,“原来如此,在下杨容,无门无派。

”  典度云抚须,颇显赞许的道,“杨容么,果然少年有成。

”  周舒缓声道,“前辈有什么打算,继续追问我吗?其实也不是什么隐秘,前辈有意的话,不妨下来长谈。 ”  “呵呵,”典度云笑了起来,要我下去,是想我也和盖羽白一样么,“祝融战车的事情,其实也没那么重要,他们多半已经回巫界了,我没必要再追问不休。

”  周舒微微摇头,“那真是可惜了。 ”  看样子也知道,典度云被吓到了,比他强的盖羽白都不见了,换了他下去多半也是一样。

  “能结识杨容这样的少年英才,老夫此行不虚,下次仙界再见,定要你把酒言欢一番。

”  典度云举了举手,似乎要告辞了,其实不是真的离开,只是打算隐伏在周舒看不到的地方等待,看周舒什么时候出来,他再找机会过来杀人夺地。

  周舒忽然道,“等等。

”  典度云滞了下,“你有什么事吗?”  周舒犹犹豫豫的道,“前辈是悬铃宗的高人,错过了就太可惜了,不知……”  典度云想到了什么,心中一喜,“杨容,你是不是想加入悬铃宗?你这样的天才正是我们最愿意培养的,愿意加入,那再好不过,老夫现在就答复你,还给你核心弟子待遇,让你做老夫的亲传弟子,如何?”  周舒眼睛一亮,似是十分欣喜,又为难的摇了摇头,“我的确喜欢悬铃宗,但暂时还不能加入,不过……”  “不过什么?”  典度云却是急了,如果杨容能加入悬铃宗,那倒好了。   周舒想了想,“我听说悬铃宗的悬铃树种十分特别,我想见识一下,如果能得到几颗自然就更好了。

”  典度云心中一震,却是更加欢喜了,如果能在这里种上一颗悬铃树,“悬铃所在,皆是仙土”这句话可不是假的,有了悬铃树,其他人看到都要顾忌,绝不敢轻易夺取,还有重要的是,悬铃树种子往往都带着独属于主人的特殊气息,种下了就等于在这里放了一枚路标,下次要找到就很容易了。

  好处实在太多了。

  之前盖羽白一直顾忌这点而小心防备,却没想到这个杨容主动提出来了,真不是一般的蠢啊。

  心里欢喜,脸色却很凝重,“那是我们悬铃宗的宝物,你要来做什么?”  周舒淡淡的道,“前辈不给就算了吧。 ”  典度云急忙抛下几颗悬铃树种子,大度的道,“呵呵,你既然向往悬铃宗,我身为悬铃宗长老又怎么会拒绝你的要求,拿去。

”  顿了下,他又道,“不够的话,我还有。 ”。


最新资讯

搜索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