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月刊 > 现代诗歌 > 正文

第372章 抠门巫医觉醒最新章节

发表于:2019-07-06 21:09 来源:本站原创

第372章 抠门巫医觉醒最新章节

听完了宫宁说的话之后,江寒大概就明白了,跟上次差不多,这次还是一次寻宝,只不过角色不一样了。 上次是跟一帮凡人,在江寒看来很没意思,这回可是跟一群真正的修士,这也是他成为修士之后第一次参加修士的集体行动。 抛开那些利害关系来说,江寒个人还是非常期望参加一次这样的活动的。

“那为什么封尘说这次活动跟我小命有关?”即便想参加这样的活动,但是让江寒更加关心的却是自己小命的问题。 江寒说道这个的时候,宫宁也正了正神色,“刚才我说过,这次开启的洞府,他的主人是一位天玑门的前辈,这人生前是一个超级高手,据说都快成仙,留下的东西非常珍贵。

对你来说,有一样东西更重要,那就是天玑门的信物,因为你现在没有在天玑门规则的庇护之下,所以冥府的人如果想杀你,很简单。 ”宫宁是这么跟江寒解释的,实际上根本原因她自己都不是很清楚,她并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在天玑门规则之下的江寒就会很危险,时刻有性命之危。

那是因为冥府跟天玑门相对,他们正好就是想要毁灭世界的那一方势力,而天玑门相反,他们是主张保护世界的那一方。 “又是天玑门,这到底是什么意思,你能给我讲讲天玑门的事情吗?”江寒再次听到天玑门规则的时候,不由想到了之前的一些事情。

这些事情江寒也该知道了,但因为是半路出家的,虽然现在修为不算是最弱的那一群人了,但是他对于这些事情知道的还是很少。 这些都不是什么很隐秘的事情,江寒都问了,宫宁也就没有打算瞒着他,也把她了解的事情都告诉了江寒。 知道了天玑门规则之后,江寒陷入了沉默,他在思考,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。 还好这个过程没有持续很久,几分钟之后江寒睁开眼开口,“我知道了,意思就是这次我能够得到天玑门信物的话,就能拜入天玑门成为核心弟子,这样在天玑门规则的保护下,还没什么副作用。

”“没错,就是这个意思,只有在天玑门的规则之下,你的小命才有保障,你这次一定要拿到天玑门信物,而如果我们不合作,凭你,应该是没有什么机会的,因为想要成为天玑门核心弟子的人实在多如牛毛。 ”宫宁也直接把话说的很明白。

“我知道了,那你现在总得告诉我,如果合作的话,我需要做什么,做完了能得到什么吧。

”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江寒都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这种事情上,他们不至于来骗自己,况且关于天玑门的事情,江寒也不是第一次听说了,可信度非常高。 再有就是他本来也非常想要参加一个修士的活动,既然都要参加,跟谁都是一样的,还不如跟一伙顺眼一点的人呢。 眼前的宫宁至少是个美女,之前的封尘也不是坏人,不然的话也不会帮助他突破,选择跟他们的话,应该是不会有太大问题的,江寒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。 “我们需要你本身的木行灵力,那对于我们打开禁制有很大的帮助,我们尽力帮你抢夺信物,只要有机会,拼尽全力也给你弄到手,至于其它东西,给你挑选一件吧,如果有丹药我们当然是会分给你一些的。

”宫宁说道。 “这么抠门啊?”江寒道。

“抠门?你说,抠门?”宫宁仿佛是听错了一样,江寒看到了宫宁这样的反应也是一愣,是自己说的不够清楚吗?在江寒看来,硕大的一个洞府,让他们这些有宗门的人都这么上心,那只能说这个洞府相当不凡,他们还需要江寒帮忙呢。 现在给的条件竟然才给这么一点东西,江寒想着他们是有点抠门了。

江寒会这么想,只是因为他对天玑门的了解不是很深入,他不知道天玑门规则没有副作用,对于这个世界的修士来说,意味着什么。 “对,你不觉得吗?”江寒尝试着说道。

“雨田说的也没错,你这家伙实在是很气人,你知道这天玑门的信物代表着什么吗?”宫宁气哼哼地说道。 “不就是个应聘的特别通行证吗?”江寒这话说的有点漫不经心。 “应聘特别通行证,只能说你这思维的发散性是不错,不过你还是太小看这东西,天玑门的信物,就等于是一条命,不管你在什么困境下,都绝对能够活下来的一条命。

”宫宁道。

宫宁这话说出来之后,江寒是震撼了,这就不简单了,他以为,有了这信物,只是能够简单进入天玑门,没想到竟然会这么重要。

“行行行,我知道了,是我无知了,见谅见谅。 ”江寒晒晒一笑,宫宁都已经解释了,他自然不会不知进退。

“哼。 ”宫宁哼哼一声,把脸别过去一旁。 “等等,你刚才说了雨田那个智障了,是吧?”江寒突然提起。

“谁是智障了,你才是!”听到江寒说雨田的话,宫宁反应意外的有点大。 “他可不就是个智障吗,跟我打架的时候召唤个东西出来自己都控制不住,要不是大哥我机智勇敢,你早就可以给他上坟了,当然,顺便也能给我。 ”“你胡说什么呢,雨田胎成中期修为,对付你还用雨花诀?”“你还不信,当时他就差不都是炼气修为,哪有什么胎成。 ”“你撒谎,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种背后说人坏话的小人。

”“谁说他坏话了,你既然认识他,自己问不就都知道了。

”“你等着我去问。

”这个时候江寒手机响了起来,他说了声抱歉就走到阳台接电话了。

“喂,江寒。

”“嗯,怎么了,李玲。

”。


最新资讯

搜索排行